2019年7月


9日

最近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而不得不将Facebook账号永久删除了,在之前Main Page的文章我也会筛选一部分有价值的进行修改后迁移到醉仙阁。以后有其他用途再考虑重新创建账号吧,感谢曾经在Facebook上的陪伴。

2018年7月


30日

读《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有感

一个群体中的个人,常常就像是沙漠中的一粒细沙,可以被风吹到任何地方。
这是一本相当古老却又是相当经典的群众心理学著作了,成书至今已有100余年,读者却仍能从书中收获到甚多有意思的东西,想必这也是心理学能够被称为一门科学的原因之一了。书中作者用相当简练的语言向读者介绍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社会心理学现象,甚至说一直在为我们构造一幅一群野蛮人猿的印象画,笔锋简练而观点鲜明,对于从未学习过心理学的科普读者也是相当友好的。
人类的大脑是由理智和本能控制的,本能是在生物进化的数十亿年的过程中形成的;而理智则是人类在他们时代变迁、文明更迭中才形成的,文明进化的这点时间相对于生物进化的数十亿年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因此现在的人类骨子深处还是带有一部分动物本能的野性的,在这一层面上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人类也是这个世界上千百动物之一。
该书的所属学科是群众心理学,研究对象是群体。庞勒认为独处的个人和处在群体中的个人他的思想和行为常常会有显著的区别,独处的个人受理智所支配,能根据他自己的道德律判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处在群体中的个人则会受到他所处的群体所支配,以至于他自己本来的道德律变得十分微妙,这样一个群体的表现就变得和个人完全不同,他们的特征常常是冲动急躁、是非不分的。庞勒认为由于群体中个体的数量庞大,群体中的个人难以被追究责任,因此当一个人进入一个不负责任的群体时,他的野性就会彻底地释放出来,因为此刻他们已经和群体一样失掉责任感了。处在群体中的个人还会受到群体的同化作用,这使得群体表现出多变性,群体中一两个个体所发表的观点经过简单的传递就很有可能会成为整个群体的观点,这将直接导致一些随大流者的出现,事实上许多群体中的大多数个体都存在着大量不知道事实就随着群体的观点去赞美、指责、批判某一事物的现象,身处在各种各样群体的我们也便是如此。
上面说到的这些群体的种种特征,有些正是统治者们所利用的,他们只要散布一些孰是孰非的言论就能轻而易举地操纵整个群体,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同样可以上升到一个国家或民族,甚至是一个文明,只不过这种文明能否在长期的斗争中被保留下来主要就看它能不能适应发展了。所以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一个群体保留一些适应发展的特征就非常重要了,现在世界上存在的各种各样的文明,它们能存在至今,正是因为它们保留了适应发展的某些重要特征。


2018年2月


10日

寻一物者不远万里,逐一梦兮觅四方。


2018年1月


28日

指间一柱烟,断世三十年。
壮志依旧在,霜白鬓髯间。


2017年12月


18日

散记:人生中有三次成长,一是发现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的时候;二是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有些事无能为力的时候;三是就算有些事自己无能为力也想坚持不放弃的时候。总之,第一次叫做觉悟,第二次叫做醒悟,第三次叫做领悟。


2017年11月


10日

临境怀远
左右韶华与玄贞,风尘道上复几人?
将伸岱岭逐天路,欲下沧瀛问水深。
浩海浮萍应有眷,江湖浪子怎无争?
但惜九衢谁相顾,休怪当时业未成。


2017年10月


1日

毁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纵他的所有缺点。


2017年9月


17日

学习解析数论,阅读了黎曼的《论小于等于某给定值的素数的个数》,深深被黎曼深不可测的洞察力和高不可及的分析学功底所折服了。在阅读文章的同时,也从字里行间感受到那种完美无瑕的数学之美,几乎所有公式都各具特点,却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与惊人的相似性,这便是令人惊叹的自然之美。


10日

行道
半山渐隐半山新,幽境忽转破天惊。
才过晓关初见道,又出离境不闻晴。
忽如幻梦迷真假,再入凡尘陷迹萍。
残柯烂履今何欲?纵天有道难复行。


2017年7月


16日

不知何故忽然就想起,我还有这么一片荒废的小园,已许久没有打理。也重新拾起烂笔头,开始写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博文,几年间,虽然偶尔有在其他平台上活跃过,却是未曾写过一篇真正自己想写的文字,这算一个新的开始吧。


2017年2月


4日

笑看千山观万水,无言世故叹风流。


2017年1月


28日★春节

好事近
暖冬送春回,拂晓日还窗襟。零落在芳尘里,梦花犹为尽。
微风卷起乱帘梳,杂糅扰华鬓。前岁絮繁谁盼,落花泥塘浸。


27日★除夕

岸山映水红霞埋
古今梦碎烟花台
鬓髯衰,情愫在
三千华韶定尘埃
繁梦终是不复来
酒争夺,泪喧嚣
长命花下盼头白
空望度边迷烟在
思成败,叹兴衰
忍俊挥泪乘风去
斯人断世不再来


2016年11月


13日

仄起不救拗
热酒拂人愁万千,瑞脑沉浑断思篇。
世事浮沉年年旧,人海炎凉事事迁。
长山北顾惟余雁,芦泽南央碧无芊。
望断九衢山漫水,一朝狂想渡沱边。


2016年7月


3日

If the person lives following his heart, he would either become a crazy, or they become legends.